大家都在搜

突袭让特朗普及时获胜,但不太可能延缓弹劾



  (彭博)--一场以美国政府头号恐怖分子之死而告终的大胆军事突袭,在唐纳德·特朗普最需要的时候,给他带来了政治上的提升。

 

  美国锡帕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9年10月27日星期日在美国华盛顿特区白宫外交厅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讲话。特朗普表示,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dadi)是在美国对叙利亚北部发动军事袭击后死亡的,这场袭击让这位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领导人“极度恐惧、极度恐慌和恐惧”。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领导人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dadi)的去世,至少让总统在众议院加速的弹劾调查中有了短暂的喘息,并在美国驻叙利亚部队混乱撤退、招致两党批评之后,起到了赎罪的作用。

  巴格达迪在美国特种部队突袭中的死亡受到民主党人的适度赞扬,但肯定不会取代弹劾,弹劾似乎越来越有可能随着特朗普在参议院的审判而结束。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呼吁特朗普向国会通报叙利亚行动的情况。此前,奥巴马总统表示,出于担心叙利亚行动可能被泄露的担忧,他没有提前告诉她。

  这次突袭还突显了特朗普与美国情报界之间长期存在的紧张关系。特朗普曾多次批评美国情报机构得出的结论,即俄罗斯代表他干预了2016年大选。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间谍给总统带来了一项成就,这是他以一种反复无常的恭维来承认的事实。

   “当我们正确使用我们的情报时,我们能做的是难以置信,”特朗普说。他首先感谢俄罗斯和土耳其对巴格达迪任务的帮助。“当我们把时间浪费在智力上时,这会伤害我们的国家,因为我们的高层领导能力很差,这是不好的。”

  加速调查

  特朗普曾多次质疑,如果他做得很好,民主党人如何弹劾他,而巴格达迪突袭行动--据一位知情人士称,总统毫不犹豫地下令进行了突袭--可能有助于这一论点。周日,选民们在直播电视上看到总统描述了一次危险而又几乎完美无缺的军事行动,以一名美国认为应对一系列暴行负责的人的死亡而告终,包括逮捕和处决数名美国人。

  但是弹劾的势头是如此巨大,即使是特朗普作为总司令的最佳时刻也不太可能破坏这一进程。上周,高级外交官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的证词加速了民主党的努力。泰勒描述了美国在乌克兰的秘密外交政策,由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指导。马里兰州民主党众议员杰米·拉斯金(JamieRaskin)说,泰勒的证词让议员们“坐在冒烟的枪上”。

  对证人的闭门面谈预计将在两周后结束,随后将举行公开听证会。两党的议员现在都认为众议院最终会对弹劾条款进行投票,这是不可避免的。

  周日的声明包括熟悉的特朗普的笔记:前一天晚上,他在Twitter上取笑这条新闻--“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在白宫外交厅发表声明后,他举行了一个特别的新闻发布会,发表了近50分钟的讲话。

  特朗普宣布巴格达迪的死比击毙奥萨马·本·拉登更为重要,这是他的前任巴拉克·奥巴马的标志性成就,这是前总统在10分钟的电视讲话中宣布的。“这是最大的,这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特朗普说。

  他还在周日声称,他曾在2000年出版的一本书“我们应得的美国”中建议美国杀死本·拉登,他还说,“如果他们听我的话,很多事情就会不同。”

  但本拉登在书中只提到过一次,被描述为美国众多对手之一。

  戏剧性重述

  特朗普用相机准备的天赋讲述了叙利亚的突袭。他描述了美军在外国领土上空低空飞行的八架直升机,压制行动现场的“当地炮火”,在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大院的墙上炸了一个洞,把目标追上死胡同--特朗普称目标是“呜咽和哭泣”--进入死胡同隧道,引爆了一件防弹背心,炸死了自己和三名儿童,并打伤了一只“漂亮”的美国军犬。

  “他死得像只狗,死得像个懦夫,现在世界变得安全多了。”上帝保佑美国,“特朗普说。

  在特朗普发表讲话时,他的社交媒体主管丹·斯卡维诺(Dan SCavino)周六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有总统、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斯卡维诺说,这张照片显示,“当美国特种部队接近臭名昭著的ISIS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的营地时,他们正在监视事态发展。”

  这张照片与本·拉登突袭行动的相似图片形成了鲜明对比。在这次突袭中,奥巴马、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前国务卿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坐在一张拥挤的会议桌旁,军事和国家安全官员正在观看这次行动。

  奥巴马和拜登穿着随意,坐在桌子前面的一位将军的右边。在特朗普的照片中,他、彭斯、奥布赖恩和埃斯珀都穿着西装,总统是画面的中心,军事领导人站在一边。

  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奥巴马不应该因为本·拉登的死而受到赞扬。

  伊斯兰国的未来

  没有美军在巴格达迪行动中受伤。特朗普说,他们在叙利亚大院救出了11名儿童,并将他们交给“我们了解的人”照料,同时杀害了人数不详的成年人。总统表示,院内的一些成年人被抓获,并表示已经找到了一些关于伊斯兰国的“高度敏感材料”。

  北约(NATO)前盟军最高指挥官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在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本周”节目中表示,虽然这次行动取得了成功,但对伊斯兰国来说,这并不意味着发生重大变化。自从在奥巴马领导下开始的一场战役中,伊斯兰国已经成为一个高度他补充说,特朗普从土耳其边境地区撤军,使该地区变得更加不稳定。土耳其随后于本月早些时候入侵了这一地区。

  斯塔夫里迪斯回忆说,2006年的空袭杀死了当时在伊拉克的基地组织头目阿布·穆萨布·扎卡维,这是基地组织结束的开始。事实并非如此,伊斯兰国最终会在伊拉克西部崛起。

  “不幸的是,这并不是伊斯兰国的终结,”斯塔夫里迪斯说。“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一天。”




上一篇:杀死巴格达迪是特朗普想要的胜利,但功劳可能是转瞬即逝的
下一篇:库什纳称,他的大部分工作都是“清理拜登的烂摊子”